全天5分彩计划群欢迎您的到來!

                                            翦伯贊 中國著名歷史學家生平簡介

                                            1898-04-14~1968-12-18

                                              翦伯贊(1898年4月14日-1968年12月18日),湖南常德桃源縣人。中國著名歷史學家、社會活動家,著名馬克思主義史學家,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科學的重要奠基人之一,杰出的教育家。翦伯贊先生早年參加過"五四運動",北伐戰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翦伯贊歷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燕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兼系主任、副校長,以及中央民族學院教授,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中國史學會常務理事兼秘書長,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一、二、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翦伯贊是馬列主義新史學"五名家"(郭沫若、范文瀾、翦伯贊、呂振羽、侯外廬)之一。他治學嚴謹,著作宏富,為史學界所推崇和頌揚,主要著作有《歷史哲學教程》《中國史綱》(第一、二卷)《中國史論集》《歷史問題論叢》等,并主編了《中國史綱要》。文革中遭受迫害,1968年12月18日,中央專案組以交代"有關劉少奇的問題"為名對翦伯贊進行逼供,時年70歲的翦伯贊與夫人戴淑婉服用安眠藥自殺,以死抗爭。1898年4月14日(清光緒二十四年三月二十四日),翦伯贊出生于湖南桃源楓樹崗翦旗營。1903年,入私塾啟蒙。1904年,轉入清真小學。1908年,入縣立高等小學堂。1910年,入常德中學預科。1912年,升入本科。1916年,畢業后考入北京政法專門學校,轉入武昌商業專門學校。1919年,畢業后在母校常德中學任英語教員。1924年夏,赴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研究經濟。折疊投筆從戎1925年,回國不久,鄉人唐生智介紹他前往武漢國民革命軍,同時介紹他參加了國民黨,當時總政治部主任鄧演達歡迎他投筆從戎。[1]?1926年,南下廣東參加國民革命軍。大革命失敗后,在歷史學家呂振羽等人影響下,開始用馬克思主義觀點潛心研究中國社會和歷史問題。先后發表了《中國農村社會之本質及其歷史的發展階段之劃分》《前封建時期之中國農村社會》等論文,與呂振羽合著了《最近之世界資本主義經濟》一書,揭露日本帝國主義的反動本質和侵略我國的滔天罪行。1927年,參加了鄧演達領導的國民革命軍總政治部工作,擔任該部特派員。他受政治部委派,經大同到山西太原和綏遠歸綏(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去動員山西督軍閻錫山和綏遠都統商震起義,響應北伐。由于蔣介石、汪精衛相繼背叛革命,閻錫山電令商震逮捕翦伯贊,晉軍名將商震是位有正義感的將領,隨即通知翦伯贊,讓他迅速離開綏遠。我父遂經大同逃往上海,幸免于難。[2]1931年,翦伯贊以山西代表身份參加了寧粵分裂時的"廣州政府"成立大會等。從30年代初開始翦伯贊在上海開始從事中國古代史的研究,并參加了中國社會性質的論戰,他開始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提出中國農村社會的本質是封建的生產方式,中國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必須在無產階級領導下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等等。1933年春,在天津的意大利租界,意大利駐天津總領事齊亞諾以"反政府"的罪名將他逮捕。1934年5月,他與好友覃振一道赴歐美考察司法,隨行人員還有李敬安、宋樂六(宋教仁之子)等人。1937年5月,在南京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折疊抗日烽火1937年七七事變后,任南遷的北平民國大學教授,翦伯贊與同鄉呂振羽等發起組織"中蘇文化協會"湖南分會和"湖南文化界抗敵后援會"等,并任常任理事,主編《中蘇半月刊》,出版名著《歷史哲學教程》一書。1938年,翦伯贊在徐特立同志支持下,與呂振羽、譚丕模在長沙組織中蘇文化協會湖南分會,宣傳抗日,積極參加抗日救援工作。1939年3月,長沙大火前,接受黨的指示,翦伯贊與譚丕模、張天翼等同志一起前往湘西溆浦民國大學任教,團結進步學生,與國民黨反動派及托派分子進行激烈的斗爭。1940年2月13日,在風雪交加之夜,他按照黨的指示,前往重慶。任"中蘇文化協會"總會理事兼《中蘇文化》副主編,同時擔任馮玉祥的《中國通史》教師,并經常到陶行知的"育才學校"授課,以及應郭沫若之邀,在郭主持的"文化工作委員會"進行學術講演。后來追憶往事,寫下了以下詩句:"鈞黨風聲夜半傳,山村寂靜正新年。難忘小市疏燈夜,急雪寒江獨覓船。1943年,又完成了《中國史綱》(第1卷)和《中國史論集》(第1輯)的寫作。1944年7月,日軍攻陷了圍困長達47天的衡陽,隨后直逼常德、桃源。11月19日翦伯贊的家鄉桃源淪陷,26日常德亦失守。在那個歲月,翦伯贊常常夜不成寐,他含淚寫下了《常德、桃源淪陷記》。1945年毛澤東赴重慶談判期間,翦伯贊還曾應約到毛澤東的居處聚談,并協助毛澤東和周恩來對馮玉祥等做了不少統戰工作。1946年1月,"舊政協"召開,"民盟"中央常務委員兼組織委員會主任的章伯鈞遂提議聘請翦伯贊擔任"民盟"出席"舊政協"的顧問。此后翦伯贊還與中共上海工委書記華崗保持聯系,參加各種中共地下的秘密活動??谷諔馉幗Y束后翦伯贊赴上海,擔任大夏大學教授、大孚出版公司總編輯等。1946年5月,他與周谷城、張志讓、夏康農、吳澤、鄧初民等組成上海"大學教授聯誼會"開展民主斗爭,并與鄧初民等主編和出版《大學月刊》。1947年10月,奉組織之命,他潛往香港,期間擔任達德學院教授,并與茅盾、侯外廬、千家駒等分別主編了香港《文匯報》的"史地"、"文藝"、"新思潮"、"經濟"等副刊。1948年9月,翦伯贊在香港九龍尖沙嘴臨時寓所工作。1948年冬,翦伯贊與郭沫若、馬敘倫、侯外廬等人同乘輪船北上,在山東煙臺登陸,輾轉到河北省的阜平縣等地。1949年1月,他來到解放區的河北,在石家莊附近的李家莊以及西柏坡。1949年2月1日,跟隨解放軍一同到達北平。1949年3月,他赴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參加了"擁護世界和平大會"。及歸國,便出席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不久就被任命為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和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的委員。1949年7月,中國新史學會籌備會成立,負責人是范文瀾,翦伯贊作《叢刊》的編輯工作。1950年成立了中國新史學會總編輯委員會,由翦伯贊、陳垣、鄭振鐸、向達、胡繩、呂振羽、華崗、邵循正、白壽彝11人組成,并確立了各個專題及其負責人。1950年出版翦伯贊主編的《義和團》。1951年7月,中國史學會正式成立。翦伯贊任《叢刊》編輯。1951年,知識分子改造運動和忠誠老實交清歷史運動開始。1952年秋季,他主張任何朝代都先講經濟基礎,再述上層建筑;在上層建筑領域,先講政治,再說軍事、科技、文化。從院系調整后,翦伯贊是北大歷史系教授兼主任,后又兼任校黨委委員、副校長,并兼任中央民族學院研究部主任、中國科學院專門委員、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民族歷史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歷史學會常務理事等。1953年,出版翦伯贊主編的《戊戌變法》。1954年,翦伯贊在《歷史研究》第四期發表《關于兩漢的官私奴婢問題》。1955年,他被聘為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常務委員。1956年夏,參加全國人大代表在湖南省的視察,"他專門考察了長沙市的文化教育工作。1957年夏季,"反右"運動,翦伯贊發表《擁護大鳴大放,反對亂鳴亂放》刊于《北京日報》。1957年9月18日在由郭沫若主持的社會科學界批判右派的大會上,翦伯贊發表《右派在歷史學方面的反社會主義活動》。1958年1月,翦伯贊參加周揚召開的關于編寫中國歷史教科書的座談會,組織一個以郭沫若為首的編寫領導小組,尹達、范文瀾、翦伯贊等是小組成員,尹達要求翦伯贊大力支持,要從北京大學歷史系教師中抽調部分人力支持編寫,翦伯贊同意。1959年,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落成,當時在"中國通史陳列"中用哪一種古代史分期的觀點來布置陳列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當時翦伯贊都主動提出以"戰國封建論"的觀點來布展,從而解決了一個難題。1959年2月,翦伯贊在《光明日報》發表《應該替曹操恢復名譽》一文,對曹操作為政治家、軍事家、詩人品格的評價。1961年春,兼任全國高等學校歷史教材編審組組長,主編通用教材《中國史綱要》和《中國古代史教學參考資料》、《中國通史參考資料》、《中外歷史年表》等。北大歷史系接受"文科教材會議"的委托,準備撰寫《中國史綱要》,他還先后發表《對處理若干歷史問題的初步意見》和《目前史學研究中存在的幾個問題》等論文,批評史學界從50年代后期開始出現的極左思潮。也為《綱要》奠定了一個基本框架,這在當時得到了陸定一、周揚等的贊同。1961年秋,應烏蘭夫同志之邀,與范文瀾、呂振羽等同志去內蒙古訪問。途經大同時,回憶當年,頗有感觸,寫下了《大同感懷》的詩句:"重到邊城訪舊蹤,云崗石佛華嚴鐘。難忘三十年前事,風雪漫天過大同。"1962年5月9日,翦伯贊到揚州師范學院作學術報告《目前史學研究中存在的幾個問題》,發表在一九六二年第六期的《江海學刊》上。主要講糾正不學無術、無知妄說、牽強附會的歷史學術問題。1963年9月,時任高等學校文科教材編審委員會委員、歷史教材編審組組長和主編的翦伯贊,就反修防修大背景下的史學研究問題致信中宣部副部長周揚,提出"忠王是農民革命英雄,有缺點,但不應苛求"。1965年12月,《紅旗》雜志發表了戚本禹的文章《為革命而研究歷史》,文章公開對翦伯贊的歷史觀點進行了批判。1965年11月,姚文元《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發表,翦伯贊讀后說:"為什么要對吳晗同志那么粗暴?亂打棍子,亂扣帽子,這樣搞,以后沒有人敢寫歷史劇了!"此事件后他要受到批判迫害。1966年4月7日,范文瀾派助手到翦伯贊家中探望。1966年6月3日,部分媒體發表文章:《打倒史學界的東霸天、西霸天》,矛頭直指范文瀾和翦伯贊(來源《人民日報》)。1966年8月24日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的紅衛兵和其他中學的紅衛兵一起到到清華大學砸東西打人之后,又來到燕東園二十八號翦伯贊家中抄家。1968年10月,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召開,毛澤東在全會的講話中提出對"資產階級學術權威"也要給予出路,而"不給出路的政策不是無產階級的政策",并且以翦伯贊、馮友蘭為例。1968年12月4日四人幫指使的"劉少奇專案組"的副組長巫中,繞開學校的"軍管"當局,帶著幾名副手,在歷史系"翦伯贊專案組"幾個人的帶領下找到翦家逼問有關劉少奇的問題。1968年12月18日夜,翦伯贊戴淑婉夫婦倆無奈之下服下了積聚起來的安眠藥,清晨,杜銓見翦氏夫婦一直不開房門,就喊了數聲,不見任何反應,心中頓生疑竇,就將門闖開,發現夫婦倆已遠離了這個世界,只見翦伯贊夫婦各睡一張床,揭開被子,兩人都整整齊齊地穿戴著嶄新的衣服和鞋子。在翦伯贊中山裝的兩個下衣袋里,各搜出一張二指寬的紙條,展開一看,一張寫著"我實在交代不出什么問題,所以走了這條絕路,杜師傅完全不知道。";另一張上寫著"毛主席萬歲,萬萬歲!1978年8月,中共中央領導人鄧小平親自批示為翦伯贊徹底平反昭雪。1979年2月22日,他的追悼會上,擺放在會場前方的骨灰盒里,只有3件物品:一是翦伯贊的老花眼鏡,一是馮玉祥曾送給他的自來水筆,一是他們夫婦的合影。
                                            全天5分彩计划群